祭七子orz

今天的祭七依旧是条渣渣咸鱼呢

墨家日常(请原谅一个被作业所支配的孩子吧。。)

改了下设定
墨家校园的日常『各cp现代校园同人』
*一个脑洞,ooc预警!故事背景啥的就不要在意啦。。我会尽量写下去的!文有时会是短篇 文笔不好,在此抱歉.
*有糖无刀(*/∇\*)
*人设秀秀的,ooc我的
*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,那,就开始啦

引子
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,有个墨家校园,其中分为四个部。幼儿部,小学部,初中部和高中部。在高中部毕业的学生将会进入墨香大学继续学习。我们的故事就从墨家小学部魔道小学说起吧

小学部日常一(又名金凌被调戏后众人的反应)
    今天的班级讲台上出现了一张报纸,众人好奇,纷纷上前围观。
   “今天的小学部发生了一件大事,一年级的金凌小朋友惨遭调戏。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。。。咳咳。。跑题了。。(那么小学部的同学会怎么做呢)……敬请期待下一期的墨香快报……”
    “什么?!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?!”江澄怒道,“别让我知道是哪个小子!不然……”
   “不然怎么样?”魏婴从蓝湛身后探出个头,问道。
   “他可以留下遗言了!你就没什么想说的?你好歹也是金凌的舅舅啊!”
   “那是当然有作为的,走尸天团了解一下?”魏婴从蓝湛身后走出,握了握手中的木笛陈情,“敢调戏我侄子?”
   “哼!”江澄转身离去。
(放学后的操场,江澄扯着XX的衣领,道:“他舅舅是我,你还有什么遗言吗?”)
  (事后:XX卒×1)
    魏婴看着江澄的背影一会,回过身又抱住蓝湛,道:“二哥哥~等下我们去找那个臭小子吧,敢调戏我侄子?走尸天团了解一下?”“好(蓝湛内心ps:好好好,媳妇说啥都对,说啥都好)”
(放学后的小树林,/无需多言/,羡羡的实力你还不放心?再说,还有二哥哥,怕啥?)
(事后:XX卒×二)

我我我我我我我尽量明天更完日常一

吧唧吧唧。。。有一张大头

墨家日常(先码一点点。。。。。。)

墨家校园的日常『各cp现代校园同人』
*一个脑洞,ooc预警!故事背景啥的就不要在意啦。。我会尽量写下去的!文有时会是短篇 文笔不好,在此抱歉.
*有糖无刀(*/∇\*)
*人设秀秀的,ooc我的
*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,那,就开始啦

引子
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,有个墨家校园,其中分为四个部。幼儿部,小学部,初中部和高中部。在高中部毕业的学生将会进入墨香大学继续学习。我们的故事就先从刚入学墨家小学分部云深不知处三年a班的一位同学和另一个分部莲花坞一位同学的日常开始说起。

 
  

〖第五人格/杰佣〗震惊!据说监草杰克和求生者里那个小佣兵有一腿!(1,2)

安利!!!文笔不错哒(*/∇\*)就是懒 @pir白塘

看到白塘请催她去产粮:


*私设ooc
*骚话连篇老流氓攻×超萌超凶死傲娇受
*是糖!相信我!
*不知道会写多少……写一点发一点吧先orz


1.初见
      “咚,咚咚咚……”心跳声越来越紧迫,奈布看着手上好不容易才解到只剩一点点的密码机,实在是没舍得放弃。持续不断的心跳使他开始慌张,扰乱了他原本清晰的解码思路,在又一次爆米花后,奈布果断地选择了逃跑。
      四周都是浓雾,心脏已经要跳出胸膛。他当过多年佣兵,第六感强得出奇,明显感觉到追杀自己的那人离他非常近,可却迟迟没有见着属于监管者的红光。
      “该死。”奈布默念一声,咬着牙使用了护腕。刚跑出几米,就直直地撞进了一个胸膛。
      “我操,完了。”
      杰克看着眼前这个逃了许久却直接撞进了他怀里的人儿,不觉有些好笑。虽然这人长得不错,可他杰克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人吗?到手的猎物当然不能放过,一爪子下去,那人已经倒下。
      恐惧震慑!
      “哎呦呦,这是谁家的小可爱,这么怕我呀?”杰克蹲下身,嗅着越发浓郁的血腥味,眯了眯眼,“喘得真好听,我都不舍得放你走了呢。”
      奈布头痛欲裂,身上的旧伤未愈,隐隐有裂开的痕迹。他抬头看了看这个戴着面具的“绅士”,嗤笑一声。
      “赶紧的,给个痛快。”
      “哎,态度好点嘛,”面具后的那张脸好像笑了一下,拦腰将他抱起,“小可爱的愿望怎么能不满足呢?”
      几分钟后,奈布被放在了地窖边。
      “……哎?”奈布表示很懵逼,“你不是要把我放上椅子吗?”
      杰克叹了口气,“不忍心啊。”
      “从未听说赫赫有名的开膛手杰克也会于心不忍呢。”奈布眼里的警惕丝毫没有减少,反而愈发多了起来。
      “是呀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你就舍不得杀掉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哼,老流氓。”
     
游戏结束后
      不知道为啥,这几天奈布老觉得园丁她们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。直到某天,空军悄咪咪跑来向他打听一件事。
      “你和杰克是不是有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  “WTF!?我和他!?你们怎么想的,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。”
      空军和园丁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道:“可是杰克从来没有杀三放一过!!”
      (其实奈布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时候园丁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)



2.性取向?
      又一局开始了。
      奈布看见四周的浓雾,就知道这局的监管者肯定又是杰克。
      不知怎么的,他就想起了空军问他的那个问题。
      “你和杰克是不是有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  可拉倒吧,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呢。
      但是……他为什么单单要放我走?不忍心?谁信啊?杀了那么多人也没见你不忍心过啊?
      “嘶……靠。”思绪一团乱,手中的机子再一次炸开。奈布急忙缩到一边,轻轻吹了吹有些发烫的手。
      心跳。奈布皱了皱眉,环视一圈,还是没有看见那红光。
      看来爆米花把杰克给引来了。该死的,又隐身,真讨厌。奈布撇了撇嘴。罢了,修机子修得正头疼,不如去溜溜屠夫吧。
      杰克却在这时候从浓雾中走了出来,属于监管者的红光照在他身上。
      “又是你呀小奈布。”看清面前的人,杰克的声音中带了些许笑意,“我们可真有缘。”
      “废话少说,你要追我吗?”奈布把手放上护腕,做好了逃跑的准备。
      “那你可要小心,别再往我怀里撞了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滚。”想起上次的囧事,奈布不由得红了脸。
      “恼羞成怒了吗?真可爱。”杰克在空中挥了一下爪子,“行啦,我不会抓你的。需要我抱你去地窖吗?”
      “……不需要。”奈布觉得这人实在欠揍,想着让跑白不跑,却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,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 “为什么不抓我?”
      “我说过了呢,因为你很可爱,我不忍心杀。”
       奈布盯着他,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  “怎么?不信我?”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 杰克叹了口气,突然向他靠近,压低声音说:“你…有没有想过摘掉我的面具呢?”
      奈布倒退一步,不明所以地看着他。
      “别转移话题。面具?我为什么要摘你面具?”
      杰克忽略他说的第一句话,轻声笑了一下,“你就不好奇吗?那群小姑娘可是天天缠着我要我摘面具呢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让我摘吗?”
      “只要你想,怎样都行。”
      听着那刻意压低的磁性嗓音,奈布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快要烧起来了。他偏过脸,眼睛胡乱看向四周,就是不往杰克那转。
      说实话,其实他真的蛮好奇的。可是他怎么能让自己顺着杰克的话走呢?
      “呸,老流氓。”奈布推开他,哼了一声,“谁稀罕啊?”
      “耳朵都红了啊。”杰克丝毫不恼怒,又上前几步,“真不想看?”
      “不想看!”
      “啊……即使小奈布这么对我,可我还是想把面具摘给他看呢。”说着,杰克已经动手将面具从脸上摘了下来。
     奈布睁大了眼睛,有些惊讶,更诧异于他刚刚那些暧昧不明的话语。
     杰克笑了一声,缓缓将全脸露了出来,把面具丢到一边,顺手将他抵在墙上。
      “唔……老流氓你放开我!”
      “我不。”
      直到游戏结束,奈布都没有回过神来。他的脑子乱成一团,满脸通红。
      空军表示这很不对劲。
      脸红耳朵红就算了,怎么嘴唇也是红的?
       然而还没等她纳闷完,奈布已经先向她飘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…玛尔塔,”奈布扭扭捏捏地一会,才艰难地开了口,“杰克他…性取向…是不是有点问题?”
      ……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。
     我靠, 刺激!!!

这里祭七!嘛。。。是一个初来乍到的辣鸡!画画并不是很好。。。文也不常更。。。但是!我会尽量加油哒!!(又词穷惹。。。。)🙈🙈🙈嘛。。。就是这样!以后,请多多指教昂

渣渣七冒泡。。。。不知道说啥。。。。。